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文化传播方式的转变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编辑:admin  时间:2016-04-19 12:02  字号:
    清晨,在地铁车厢里打开手机翻看一段文字或视频,已成为很多人的生活习惯。统计显示,我国数字阅读用户规模已接近3亿人,其中通过手机进行阅读的用户占一半以上,是电脑阅读用户的2倍。手机成为近四分之一中国人阅读的首选载体,数字阅读悄然兴起将给我们的生活方式带来哪些改变,文化传播方式的转变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我国已进入全新数字阅读时代
    
    2013年,我国人均年阅读量达到4.72本书,近年来数字阅读量和比例呈现逐渐增长趋势,书籍对于国民的重要性越来越受到国家的大力重视以及推动和支持,“全民阅读”已经三次被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
    
    13日,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发布的《2015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2015年,中国数字出版总体产业收入已超过4400亿元,数字阅读用户规模已经达2.96亿,网民数字阅读的使用率连续三年保持在40%以上。
    
    “现在数字阅读率已经超过58%,数字阅读最有效的、最大限度地消灭了城乡之间、不同地域间信息获得的鸿沟。”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院长魏玉山说,数字阅读解决了过去传统出版物所不能覆盖、不能到达的人群,提供了获取信息新方式。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们数字阅读习惯正在向由浅入深转移,从短的零碎的阅读向系统性的阅读发展。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数字出版司司长、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理事长张毅君表示,2010年以来,数字阅读市场一直保持高速增长,移动端的收入逐年攀升,突破百亿规模指日可待,数字阅读市场开始进入蓬勃发展期。值得注意的是在数字阅读市场总营收中,以手机为代表的移动端占比接近了90%。
    
    据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裁沙跃家介绍,中国移动整合成立的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在短短一年中探索内容聚合、版权交易变线、内容创新创业几大平台,已成为国内最大正版数字内容聚集平台,累计培养了4.5亿用户的阅读习惯。“手机已成为广大人民群众阅读的主要途径,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阅读时代。”他说。
    
    “IP”走红催生产业新生态
    
    近期,“IP”一词可谓红遍大江南北。到底什么是“IP”,它为什么那么火?
    
    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教授张春河认为,IP原本是一个法律概念,但如今被很多人在概念上与BE(品牌资产、品牌权益)混淆,现在大多数人将其理解为Idea-propagation。原始IP概念上认为“这棵树上结的果子属于我”,而现在IP概念是“这棵树结的果子可以拿来做什么卖”。从一个IP改编到另一个IP,然后变成产品,甚至发展成为一个产业,优质的改编及卓越的市场运作至关重要。
    
    据张毅君介绍,2015年我国数字阅读呈现3个特点:第一,阅读类型高度集中,玄幻、都市、仙侠等内容受追捧;第二,作品同质化趋向明显,迎合作品偏多,缺乏新意;第三,原创内容造就了IP。《花千骨》等被改编为热播的电视剧,很多原创作家成为双创明星:前不久公布的2015年第10届中国作家榜,在版费收入排名前10的作家,网络作家占据6成,优质文学IP成为新业态的催化剂。
    
    《白皮书》显示,IP个性化数字阅读正在催生粉丝经济新生态。网络作家的固有粉丝,具有较强的黏性。社交工具使网络传播更加快捷,通过评论、分享、打赏等方便了读者和读者、读者和作家之间交流和互动。90%读者表示对再次改编为漫画、电视等周边产品很感兴趣,潜在市场和用户群体巨大。
    
    “目前部分数字阅读平台已尝试根据粉丝的意愿,作者提供多线条故事结构,伴随粉丝经济的发展,必将产生新兴的业态发展。”张毅君说。
    
    业内人士认为,IP热不仅是市场作用的结果,更是文化企业的自我觉醒,是文化供给侧创新发展的成果。不断扩大市场份额,凸显IP的超强产业属性,以及在品牌影响、分众营销和产业链带动等方面的实力。成熟的IP产业运作,将帮助企业提高抗风险和盈利能力,为国民提供更丰富的文化原创内容选择。
    
    数字阅读来了,我们准备好了吗?
    
    据了解,我国数字阅读产业规模自2011年后开始进入高速发展井喷期,伴随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2015年数字阅读市场发展势头趋于平稳,预计今年市场规模将突破101亿元。
    
    “版权保护依然是制约数字出版和数字阅读发展的主要问题。”魏玉山说,以前对于网络上传播的盗版产品等管理并不严格,法律不够规范,目前情况并不乐观,政府在逐渐完善法律环境、相关法律条文,包括互联网传播条例、版权局网站转载新闻的专门规定,进一步从法律制度上完善网络转载、发表期刊等版权作品的规定。必须通过制度堵上漏洞,方能助力产业发展。
    
    掌阅科技CEO成湘均认为,国外版权使用保护非常严格,立法很规范,对于盗版的惩罚力度也非常大。我国相对来说,监管单位维权周期较长,惩罚力度一般,出现纠纷往往花一年半载也就罚几万元,让原创作者维权路上杯水车薪,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影响创作积极性。
    
    据介绍,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正在从事国家数字版权保护技术研发工程,通过技术手段给予版权保护,通过大数据手段对侵权行为进行追踪和限制,将可减少作品在互联网环境中被盗用或侵权。魏玉山建议,国家应帮助读者树立正确版权保护意识,推广付费观念,引导读者到正规网站阅读。
    
    “我们仍需下大力气探索和研究,如何运用新技术让数字阅读在提高国民素质的同时传播社会正能量和民族文化,推动书香社会和全民阅读发展任重道远。”吉林大学出版社总编辑张显吉说。
    
 
上一篇:组合资产电子化交易平台 下一篇:文化传播让生态意识深入人心
热点资讯
hg1088.com 新2网址 网上赌场 在线赌博 六合彩图库 六合彩资料 博彩公司 澳门赌博网站 澳门百家乐